南韓憲法法庭10日通過朴槿惠總統彈劾案,解除朴槿惠總統職務。南韓確定將改選總統,依法須在60天內舉行,意味著大選日期可能落在5月9日。

在2012年總統大選輸給朴槿惠的文在寅(Moon Jae-in),目前聲勢看好。(中央社/資料照片)
美聯社整理了在野自由派陣營可能角逐總統的人選,以及執政保守派參選總統的可能人選。

信用破產多久可以恢復 ●自由派有意角逐總統人選:文在寅和安熙正

政治專家認為,很多保守派人士因為和朴槿惠的關係而被視為選票毒藥,因此南韓下任總統很有可能來自最大反對黨,即自由派的共同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

共同民主黨2位有意角逐總統大位人選,在如何處理好鬥的北韓等重大議題方面,立場大不同。

在2012年總統大選輸給朴槿惠的文在寅(Moon Jae-in),目前聲勢看好。文在寅稱,南韓應爭取對話以勸使北韓放棄核武野心,而不能只是仰仗制裁。文在寅誓言重啟兩韓在邊界上共同經營的開城工業區。南韓去年在北韓發射長程飛彈和進行核子試爆後,關閉開城工業區。

文在寅也展現願意挑戰南韓主要盟友美國的態度。他說,南韓應該重新考慮部署終端高空防衛系統(THAAD,又稱薩德反導系統)。他說,薩德帶來的安全利益,將因南韓對中國大陸和俄羅斯關係惡化而大打折扣。

文在寅在黨內初選最有力的挑戰者,將是抱持中間立場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An Heejung)。安熙正指出,南韓必須遵守國際制裁北韓核子試爆的承諾,因此要重啟開城工業區不容易。同時安熙正也支持部署薩德,因此獲得不少反朴保守派人士支持。

●保守陣營可能角逐總統人選:余承敏和黃教安

朴槿惠所屬保守的自由韓國黨,未能阻止數十名黨籍國會議員出走成立新政黨,以問鼎總統大選。包括慶尚南道知事洪準杓在內的自由韓國黨(Liberty Korea Party)黨員已透露參選野心,但民調顯示他們的支持率比較趨近零。

從自由韓國黨出走以另行組成的正黨(Bareun Party),選情也好不了太多。正黨原本希望爭取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代表參選,卻在潘基文突然宣布不選下大亂陣腳。

最後會打著正黨旗幟出征的,可能是曾任朴槿惠幕僚、後來成為倒朴派的余承敏(Yoo Seong-min)。最新蓋洛普韓國(Gallup Korea)民調顯示,余承敏支持率為1%。

保守派奪回青瓦台的最佳希望恐怕是總理黃教安(Hwang Kyo-ahn),他自去年12月國會通過朴槿惠彈劾案後,代理總統職務迄今。黃教安雖從未表露參選野心,但也沒說絕不參選。

近來民調顯示,黃教安支持率約10-15%,遠遠落後文在寅。文在寅支哪家銀行信貸利率低持率保持在35%上下。

黃教安一旦宣布投身總統選舉,看守政務的責任將落在副總理柳一鎬(Yoo Il-ho)身上。

★更多相關新聞

朴槿惠被彈劾下台 8名憲法法官全數贊成
朴槿惠的下台意味美中韓關係將重新洗牌
無法接受彈劾結果 挺朴人士2死1切腹
朴槿惠案法官忘拆髮捲 網友多樣解讀
朴槿惠懶人包:閨密和特權的一團爛帳
嫁給南韓的女人 朴槿惠成首位被彈劾總統

監察委員提名人,擔任綠色逗陣董事長的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日前舉扁案與郭瑤琪案為例,針對司法改革誓言「清除司法敗類」,但司法院回應稱「不能贊同」,對此陳師孟今(7)日中午發表聲明,對司法院聲明表示失望,文中並藉日前清泉崗基地毒品案國防部長發言邏輯,以「營區草坪上的毒品」諷刺部分法官。

陳師孟在聲明中批評司法院「官場攻防話術,絲毫沒有誠實自省的意涵」,聲明並附上司法院聲明全文及連結以示慎重。最後他表示,近日常閱讀陶百川、雷震兩位賢者的著述,充實自己,從中體會出為官之道就是「擇善固執、言所當言」。對司法院聲明的反駁,請以「予豈好辯,不得已也」視之。

陳師孟在聲明中指出,他冒著「造成司法傷害」與「法官寒心」的大不韙,本於一介平民的身份,要直截了當地再度指稱,司法院最大的改善空間,就在於部份法官被黨派操控、受特定意識型態洗腦,依威權指揮行事,而不在其他。

針對司法院聲明稱:「在政黨激烈對立的社會,針對政治敏感案件,難免因當事人立場不同,對審判結果有不同感受與評價,是審判制度上難以避免的情況,舉世各國都無不同」,陳師孟則批評,「司法院這一段解釋是蠻滑稽的,本人還沒聽說有哪一個國家的司法判決 ─ 不論政治敏感與否 ─ 可以讓兩造皆大歡喜的,即使當年所羅門王的智慧判例中,恐怕做偽的一方也不會開心吧」。

陳師孟也藉清泉崗基地毒品案諷刺說,多年來我們在司法院的「營區草坪」上,屢次舉發「毒品法官」的蹤跡,如果許宗力院長仍然選擇「相信部屬」,所有的惡毒判決都是中立的「自由心證」,把責任都推給鳴笛者的政黨偏執,只怕人民對司法改革的期待一旦落空,不是發表幾篇司法院聲明、譴責一下幾張烏鴉嘴,事情就能安然落幕的。

除了司法院發表聲明反擊陳師孟外,國民黨上午也召開記者會,批評陳師孟是亂司法第二彈。如果蔡英文真的在乎司法改革,就請撤回陳師孟的提名。

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唐德明表示,司法院及法務部到目前為止,對陳師孟的言行不置一辭、不吭一聲,令人感到失望,果然是「英」女皇高高在上,對於「英」女皇的人馬,即使明確有損司法人員的專業與尊嚴,也不敢多置一詞,更各銀行信貸不敢高聲抗議,司法人員的尊嚴與士氣,就在鄉愿與沈默中消逝殆盡,現在要進行司法改革,真是天大的笑話。

陳師孟聲明全文如下:

?

本人接受蔡總統提名監察委員,在記者會上以「清除司法敗類」明志,司法院隨即公開聲明「不能贊同」,並表示司法雖有可以改善的空間,但絕口否認法官有受到特定政黨利益或意識型態的影響,反而斷定本人對一些個案的評論,是「用粗疏的印象、政治的思考,將其歸咎為黨派操控、特定意識型態等非以實證為基礎的因素」,換句話說,真正不能公正中立的是本人、不是「辦綠不辦藍」的法官。

司法院的這種反應,雖說並不出人意外,仍然令人失望。該院一方面滿口承認有改善空間,另一方面又強硬地把改善空間與政治因素脫鉤,你說他自大也不對、說他知錯也不對,這是一種典型的官場攻防話術,絲毫沒有誠實自省的意涵;你若追問所謂的改善空間如果不是政治干預,那是些什麽?他一時間必定語塞,之後就拿些含糊籠統或枝枝節節的瑣事來搪塞。

本人冒著「造成司法傷害」與「法官寒心」的大不韙,本於一介平民的身份,要直截了當地再度指稱,司法院最大的改善空間,就在於部份法官被黨派操控、受特定意識型態洗腦,依威權指揮行事,而不在其他。

司法院在聲明中開宗明義強調:「法官超出黨派之外,依法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預,…是司法院及全體法官所信守的核心價值,不容有絲毫動搖」云云,這是有意無意混淆一件事的「應然面」與「實然面」,對全體法官「應然面」的要求,不代表全體法官在「實然面」都做到了這些要求,這個簡單的邏輯還需要「以實證為基礎」嗎?反過來說,若司法院對法官一聲令下,所有法官就都乖乖超然信守,這種推論才需要「以實證為基礎」吧。

聲明中又說:「在政黨激烈對立的社會,針對政治敏感案件,難免因當事人立場不同,對審判結果有不同感受與評價,是審判制度上難以避免的情況,舉世各國都無不同」。司法院這一段解釋是蠻滑稽的,本人還沒聽說有哪一個國家的司法判決 ─ 不論政治敏感與否 ─ 可以讓兩造皆大歡喜的,即使當年所羅門王的智慧判例中,恐怕做偽的一方也不會開心吧。司法院把本人對個案的指控,歸責於司法判決是你贏我輸的「零和遊戲」,難以同時討好立場相左、感受互異的雙方,以致某些法官的判決對綠營不利,就成了本人口中的恐龍法官,隱射本人是強人所難、無理取鬧。本人只想指出一個「小破綻」:若是本人都是以判決的結果對綠營有利或不利做為評斷,那麽扁案及其他政治敏感案件中,諸多「程序不正義」的指控是怎麽回事呢?譬如「一再延押、不准交保」、「教唆偽證不重審」、「大案併入小案」、「換法官不經被告同意」、「改採實質影響力說」、「上級法院逕為判決」等等,這些不尋常、甚至無前例的審判過程,請給個說法好嗎?

日前清泉崗基地的營區草坪上發現幾十包毒品,國防部長面對質疑時,居然堅持:「一百分的部長一定有一百分的部隊」,大家愕然;一百分的部長「應該」要帶出一百分的部隊,但那幾十包毒品被發現,証明這個「應該」落空了;即使幾起「陽性反應」都是吃感冒葯所致,仍有軍事場所門禁鬆弛的問題。部長若盲目「相信部屬」,不但不是值得信賴尊敬的好長官,而且是不敢面對事實的懦夫。同樣的道理,多年來我們在司法院的「營區草坪」上,屢次舉發「毒品法官」的蹤跡,如果許宗力院長仍然選擇「相信部屬」,所有的惡毒判決都是中立的「自由心證」,把責任都推給鳴笛者的政黨偏執,只怕人民對司低利率信貸法改革的期待一旦落空,不是發表幾篇司法院聲明、譴責一下幾張烏鴉嘴,事情就能安然落幕的。

本人的監委資格尚未經立法院審查同意,本應謹言慎行、多做功課,故近日常閱讀陶百川、雷震兩位賢者的著述,充實自己,從中體會出為官之道就是「擇善固執、言所當言」。對司法院聲明的反駁,請以「予豈好辯,不得已也」視之。

司法院網站之新聞稿:

有關監察委員被提名人、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於3月2日提名記者會對於司法之說法,司法院回應新聞稿:

對於媒體報導監察委員被提名人、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稱「…威權時代有那麼多冤案還沒有平反,不當黨產歸零為何到現在處處受阻?元凶就是『至今還盤據在司法體系,當初受黨國遺緒毒化的不肖司法官員』」等語,本院聲明如下:

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不但是憲房子如何貸款法第80條所明定,也是司法院及全體法官所信守的核心價值,不容有絲毫動搖。事實上,經過多年來的努力,台灣的審判獨立,比起先進民主法治國家,並不遜色。在司法審判實踐的過程,不僅外部獨立方面,完全排除了來自黨派與司法行政的體系性干涉;內部獨立方面,法官們也都奉超然公正、依法獨立審判、不受自身的政治偏好左右為至高守則,這原是足以自豪的法治進步與成就,我們應該加以珍惜。

雖然於個案審判,畢竟是針對立場對立的雙方當事人的爭議,進行判斷,尤其在政黨激烈對立的社會,針對政治敏感案件,難免因當事人立場的不同,對於審判結果有不同感受或評價,但這些都是審判制度上所難以避免的情況,舉世各國都無不同。在理性與高度法治文明的社會,都將此視為檢討、改革的素材,了解其真正的原因所在,究竟是法律規定?訴訟制度?或參與法庭活動之人,例如法官、檢察官、律師、證人、鑑定人..等因素,而不會用粗疏的印象、政治的思考,逕將其歸咎於黨派操控、特定意識形態等非以實證為基礎的因素,唯有如此,謹守審判獨立的法官才不會寒心,司法也才能有進步空間。

陳前祕書長歷任國家重要職務,閱歷無數,當深切了解其中底蘊,以及如何真正改革司法的方案。本院承認司法還有很多值得改善空間,深知人民的信賴要靠司法本身的努力與表現來贏取,也樂見陳前祕書長於就任監察委員後,行使其法定職權,監督司法以提昇人民信賴,但就其前述發言,仍不能贊同,並就因此可能造成司法的傷害,表示憂心。


329E700F1BCF798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張俞坤

myershnu65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